瓶子羊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瓶子文汇

瓶子文汇

我们四个呀

2017-05-19 16:44:43 瓶子文汇瓶子 人已阅
花开花落,人来人往,相聚时总有一个人不在身边。

花开花落,人来人往,相聚时总有一个人不在身边。

我们四个呀,总是不能同时出现在同一个城市:未曾想起要聚一聚时,或许都还在同一个地方;突然想起相聚时,才发现又有一人去了其他地方。

 

相识

我和洋芋是高一同学,第一次见她是军训后的早读,看她潇洒的走进教室,从我的桌前走过。“这女孩好‘二’呀!”我心里这么想着。她总是叫我瓶瓶罐罐,也只允许她自己这么叫;她的名子是宇阳,我就叫她洋芋,只允许自己这么叫她。

高二时,舍友给我说介绍一个15班的男孩给我认识,我欣然同意;在15班门口看到了一个头发稍长,似乎早起还用夹板拉了拉,秀气的脸,小眯眼睛,看起来还算帅气男孩,他就是波。不记得当时聊了什么,就这样自然的成为了朋友,没有多余的想法。

那年运动会,我因为心情很差,没有参加任何项目;初中时一直都在参加长跑,高中后一次也没有参加。我很无聊,也很孤单,找不到一个可以聊天的人,也找不到可以陪我的人;其他人参加比赛的参加比赛,写稿子的写稿子;而我,什么都不想做,只想哭泣,只有烦躁。

中午,顶着大大的太阳,独自坐在操场上,不知何时波过来,并在我的旁边坐下一起聊天,不多一会,又走过来一个很瘦很单薄的男孩子,波说他是瑜,和他同班,他们关系非常好。我和瑜就这样相识了。

相知

高中生活,压抑并快乐着。我最爱学校停电的夜晚,有光明正大的理由不用上晚自习,不用学习,毫无负担。进9班,拉着洋芋,冲上15班,喊上波和瑜,一起到操场上,绕着跑道一圈又一圈的走,不停的走。有说不完的话,有讲不完的故事,有不停歇的笑声。恣意、快乐。洋芋和他俩也是在这时候熟络了起来。

洋芋是一个超级爱说、能说份子,听她和他俩聊天、辩论,我喜欢安安静静的听着,也喜欢参与其中。冬天的夜晚寒冷而干燥,不知是谁带来了我爱吃的橘子,这是一场“残酷的战争”,他们中总有一个跟我抢橘子。抢不到,不甘心;抢到了,又担心上面是不是留着某个人的口水;真是又开心又焦虑。操场的中心是万万不能去的“禁地”,许多小情侣花前月下,怎忍“打扰”。

夏天走在星空下,冬天走在雪花中。

分离

我和洋芋属于学习好的学生之一,瑜和波正好与我俩相反,那时的我可心急了,便商量给瑜补数学,很短的时间,便结束了补课。距离高考100天的时候,波在打篮球伤了胳膊,还是右手,差点耽误了高考。洋芋因为名字的问题在宿舍中睡了很久。幸好,一切都还顺利,我们都参加了高考。

我在宁大、洋芋去了宁大预科、瑜去了建校,波,去了陕西学西餐。大学五年时光,我们相继毕业。波又去了北京,去年回到银川,二十多天前瑜去了新疆。我们似乎总有聚不起来的理由与原因。

即使在同一个城市,我们三人也未能聚在一起,总是两两相见罢了。

相聚

我们四个第一次齐聚,是2015年的5月20号,波从北京回来,我们在瑜租的房子里一起做了饺子。四人相聚的时间仅仅一个小时,之后波回了北京,我和洋芋回了各自的校区。

第二次相聚是在2017年2月18日波的婚礼上,一起坐着吃了烩菜,互相调侃,加上其他人,我们四个并未能坐在一起好好聊聊。那天波异常的忙碌,我们进进出出的走着,不知在寻找什么。

昨天,瑜来电话,我提议我们四个呀,一起聚聚,瑜说他二十多天前就去了新疆......

我们四个呀!

 

明天又是一个520,只是无法相聚。

波出去过了,瑜也出去过了,洋芋说她过几个月也要出去,我想自己是否也该出去了。

时光匆匆而过,我们还记得彼此,还有彼此。

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我们四个呀!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