瓶子羊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瓶子文汇

瓶子文汇

再遇

2016-04-24 16:37:33 瓶子文汇瓶子 人已阅
无数次路过,始终没有勇气走进,只能远远的看着,在周围徘徊。那楼、那树、那操场似乎都是当年的模样,八年时光,似乎未曾改变,可我已经长大。
        无数次路过,始终没有勇气走进,只能远远的看着,在周围徘徊。那楼、那树、那操场似乎都是当年的模样,八年时光,似乎未曾改变,可我已经长大。
        从未想过,再次相遇,是以如此的身份走进你。我想,你已经记不起八年前的时光了吧,是呀,足够久了,久到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已经这么久了。
       独自一人走在校园里,原来你也在变化,幸好只是小变化。我担忧不是当年的你,我会恐慌与悲伤。
       慢悠悠的走进熟悉而又陌生的你,寻找当年的痕迹:小花园里的丁香开的正好,一簇簇的,整个花园都充满了淡淡的香味 ;龙爪树依旧自由的伸展,依旧如记忆中那般没有多少叶子,似乎只有那光秃秃的树干。你可还记得,操场上还有我们当年一起跑过的八百米,还有个男孩脱水了;那年我和兰兰都参加了3000米长跑,还得了奖呢,柳跑了1600米比赛,好像得了第一呢;当年的我们真是“疯”透了。你可还记得,中午无法回家的我们,通过操场北边的护栏买零食吃,然后绕过操场与小花园回到教室。篮球场片旁边的单双杠都已不见了,重新盖起了“小红楼”,你可还记得,我们从在单双杠上跨过来、跨过去;也曾在旁边的水龙头下洗过手,尤其是夏天体育课后。单双杠旁边有着几棵很粗的树,记忆中似乎3个人也无法抱住它,也已经不见了。操场最西北方向的“蓝房子”依旧还在,只是陈旧了许多。围栏的周边种着杨树,杨絮满天飞,如同“四月飞雪”。你可还记得,车棚里有我们进进出出推过、放过的自行车。你可曾记得,我那三年的(五)班,比我们高两届的
(五)班可是全校最好的班了,可我只记得他们班有一个扎着两长辫的超级漂亮的女孩。你可还记得,教室里有过我们郎朗读书声,水房里有我们嬉闹的身影。
       偷偷的看向办公室,想要找一找当年的老师,却未曾寻到熟悉的身影,再相见,是否相识?
       八年时光,马贞与我毕业了,兰兰和燕子结婚 了,柳还在上着大学,我们都已好久未见。
       再次相遇的你我,都彼此陌生,愈行愈远,不再相交。

图片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