瓶子羊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瓶子文汇

瓶子文汇

祝福

2015-11-23 16:25:48 瓶子文汇瓶子 人已阅
周刚结婚了,就是昨天。上周一他突然来电话说:“周天我要结婚了!”记得前些日子我们还在一起玩的,突然之间他就要结婚了。他是我的朋友里结婚最早的了。
周刚结婚了,就是昨天。上周一他突然来电话说:“周天我要结婚了!”记得前些日子我们还在一起玩的,突然之间他就要结婚了。他是我的朋友里结婚最早的了。
参加他的婚礼也是意料之中的事,这也是我第一次参加朋友的婚礼。不知如何表达最初的心理,很是纠结:一边是遗憾,一边是祝福。
明白这件事已成定局之后,所有的遗憾也只能随着婚礼的接近与开始而烟消云散,只剩下满满的祝福。
星期六的下午到达周刚家里,我们差不多是第二批来的朋友。在新房里我们3个聊着不紧不要的天;周刚太忙了,没时间来陪我们,但对我们的照顾还是很周到的。
我们问苏瑜何时结婚,看得出他也在思考与担心;这些问题其实我们都懂,个人都有各自的难处,不便再说。
当天晚上,朋友与同学似乎都来齐了,一起玩闹起来,一些无伤大雅的问题,也便原谅了。新房里满是浓郁的烟味,我本是不喜欢如此人多烟浓的场合,此刻也便觉得还好,能够接受。拿出相机拍了一些,但始终无法拍到想拍的。
周天的婚礼,我与羊羊都拍了许多,他拍视频,我拍照片;一天的时光也便这么过了。羊羊问了许多,关于回族婚礼的习俗。知道的,便一一作答。
下午3:18,我与羊羊坐火车准备回银川,对面坐着的阿姨很可亲,也与我们聊了聊。
坐在火车中,不知为何如此多的瞌睡,便昏昏欲睡了;或许是周六睡的太晚的缘故,更或许是他在我身边,实在是太过安心吧。
途中,羊羊问我:“回族不是说不抽烟不喝酒的嘛,为何今天新郎还在敬烟呢?”这是我从未想过的问题,也是我不清楚的问题。我也只能说,这不是自古以来的习俗,这也不是好的习惯,但已经形成了,似乎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改变。虽然我不认同,但我也无能为力。
途中,我也想了很多很多,关于未来,关于婚姻,关于一切的一切。似远似近,看不确切,也想不明白。
始终在想我要的未来……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