瓶子羊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瓶子文汇

瓶子文汇

长假

2015-02-09 16:13:38 瓶子文汇瓶子 人已阅
晚睡早已成为习惯,不曾为谁改变过。最喜夜晚的星星,独立而不寂寞。
(李星,我很抱歉,未按时完成)

呆呆的看着镜中的自己,原本的卷发也有几分直了。脱落的头发犹如一条条断了风筝的线,无助的被带走。

长长的假期,我犹如一个病人,颓废的在时间中挣扎徘徊。自我折磨。这个长假比以往更为平静与不安。

平静

醒来,翻来手机,入眼是雪儿发来的信息。短信里问我地震了我还好吗?她很害怕。接着又看到宝宝问我还好吗的留言。
这一刻心里暖暖的,在危险时,有人能够想起我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。对于地震或是洪水什么的“天灾地难”,一向都很淡漠,并不害怕。如同上次洪水来时,所有人都往高处走,我依旧在家里昏昏欲睡。若遇到地震,我想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。
雪儿和娘子都是那种让人有保护欲的女孩,娘子是第一个让我产生做男孩的想法的人,后来就一直这般想了;宝宝的坚强让人心疼,突然间消失,让我无所适从,会害怕她就这样不再出现;莉莉和蛋儿外表的坚强,内在的温柔,洪水来了,才知道她会害怕。

马平说他喜欢雪儿12年了,我笑而不语;陈学说他和蛋儿在一起了,我默默祝福。她们是需要保护的女孩,有人照顾她们是件多么美好的事。宝宝说他向大白表白,被狗狗拒绝;她多么可爱。莉莉与我一直想要“结婚”,忙碌中忘记,是我负了她。

哥哥结婚,送一个大大的祝福。最让我心疼的便是莉莉一直的陪伴与辛苦。
早已明了,我们的等待。走在这条小路上,似乎是莉莉家的方向。又重新返回。

晚睡早已成为习惯,不曾为谁改变过。最喜夜晚的星星,独立而不寂寞。

不安

省略太多,不太想谈假期中的不安。选择自动忽视。

深深的叹息,烦躁的走来走去。有人问我为何烦躁,我会说不知道。

又何尝不知,只是不知如何表达罢了。再看看问你的人一直在讲自己的事,何时倾听。这样的自言自语,自然不必多好。

罢了罢了……

假期,谁是客?谁又是主?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