瓶子羊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瓶子文汇

瓶子文汇

卷珠帘

2015-01-25 16:10:20 瓶子文汇 人已阅
雪后的恋林比往常更为静谧,恋湖的冰也坚固了不少。恋林枯枯的柳垂向恋湖,只有松树带着沾染尘土的绿,一如它的倔强。林中小道边麻雀还在安静的跳着,偶尔经过的喜鹊却不再停留。

骤冷的空气,让原本热闹的这里变得极为冷清。热吻,拥抱,打闹的情侣也选择了其他的地点。在恋林的对面有一间竹屋咖啡店,连接恋林与竹屋的是恋湖上曲折的桥,靠近恋林的是拱形桥。
雪后的恋林比往常更为静谧,恋湖的冰也坚固了不少。恋林枯枯的柳垂向恋湖,只有松树带着沾染尘土的绿,一如它的倔强。林中小道边麻雀还在安静的跳着,偶尔经过的喜鹊却不再停留。

骤冷的空气,让原本热闹的这里变得极为冷清。热吻,拥抱,打闹的情侣也选择了其他的地点。在恋林的对面有一间竹屋咖啡店,连接恋林与竹屋的是恋湖上曲折的桥,靠近恋林的是拱形桥。

心紧了紧浅蓝色的围巾,好让寒冷不那么容易侵入身心,但依旧带着微微寒意。独自走在这条熟悉的林中小道,这是五个月来第一次踏足。嬉戏打闹的情侣从心的身旁经过,心的嘴角微微上扬,又摇了摇头,继续慢慢向前走去。

竹屋里依旧飘着轻音乐,三三两两的人走进了竹屋,打破了原本清净的竹屋。靠窗而坐的亦不耐的皱了皱了眉,放下了看了一半的书,朝窗外看去。这是亦五个月来第一次进入竹屋。

心自嘲的说了句:“不知她是否还来过?唉!”小路交叉口的那块石依旧接待着新来的情侣。
“这条围巾是我自己织的,送给你?”
“谢谢你,好香呀!还是我喜欢的蓝色。”
“你喜欢就好,这也算……你同意了?”
“我……”
“既然不同意,那天我吻你时,你为何不拒绝?今天也收下我送你的围巾?”
一年多了,为何还要想起最初在一起的时候?唉!心无奈的叹了口气。从石上缓缓站起,向恋桥走去。

亦看着窗外熟悉的静物,最后一次见心,那时还是夏季;花开的真好,草绿油油的长着,一切还是那么美。
“亦,他是谁呀?”
“他是我男朋友情,这是我朋友心。”
“男朋友?”
“是啊,上周开始的?”
……
“为什么骗心?”
“只有这样,才能让心放弃这段感情。心才能够回归以前的生活。”
心是否还好?亦喃喃自语。那日的场景一幕幕闪过。

“互相喜欢的人是无法做朋友的。”心摇摇头,好让自己不再去想过往。恋林小道有一个哭泣的女孩,好似五个月前的自己。打电话给好友:我见到她了,我好难受。心只记得好友的那句:难受也得受着。
心蹲下身,抱抱哭泣的女孩:“一切都会过去的,一切都会好起来了。”心知道这也是对自己的安慰。

竹屋里,有一对情侣大声的争吵。亦已无心再待下去,烦躁的起身离开。走出咖啡屋,亦看向不远处的心的“奈何桥”。
好久都没有去恋湖了,冰应该已经很坚固了;去走走也好。亦想着,顺着恋湖的路走去。
湖中有一对情侣在滑冰。男孩牵着女孩的手,向远处滑去。
“我们何时也能像他们那样光明正大的牵手滑冰,看来……早已不可能的事了。唉!”
亦抬头看看天空,让打转的泪水流回心里。

心走上奈何桥,喃喃道,是否会遇到亦呢?千万不要遇到,好不容易平静下来,不可因为她而再起波澜。良久后,心向竹屋的方向走去。

亦不知不觉已走向了湖中央。我们也曾一起来过的。心是否还来过呢?亦无奈的耸耸肩,从奈何桥洞下走向了恋林。

天天渐渐变暗,恋湖在夜色中消失……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