瓶子羊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瓶子文汇

瓶子文汇

泡沫

2015-01-11 16:01:44 瓶子文汇瓶子羊 人已阅
独自守着这条路,看稀稀疏疏的人,擦肩而过。是否回头还有人呼唤我的名字。自嘲的笑笑。继续向前,慢慢走回宿舍。莉莉还在等我。

她还在梦中,想我还睡在她身旁。不敢大声说话,蹑手蹑脚的做事,怕惊了她的梦。
幸福,在不知不觉中到来,就如雷阵雨。幸福,就如,站台上的人,被公交带走。亲眼看着她走了,你还在向她挥手告别。

独自走在这条熟悉的小路上,来来往往的人,无言。初升的太阳,红的耀眼,散开的光弱弱的消失。

独自守着这条路,看稀稀疏疏的人,擦肩而过。是否回头还有人呼唤我的名字。自嘲的笑笑。继续向前,慢慢走回宿舍。莉莉还在等我。

她还在梦中,想我还睡在她身旁。不敢大声说话,蹑手蹑脚的做事,怕惊了她的梦。

餐厅也只剩下了四、五个窗口。无心吃什么,只是看看。水房的门已关,笑自己还傻傻的快跑两三步。无奈只能再次返回,返回还在等我回宿舍的她。

梦,是否有梦?是否做了一个幸福的梦?推开窗,冷气袭人。无意中咳嗽起来,才匆忙关了窗。

她的铃声响了,真担心她也会被马上叫回去。还好,还好,好开心还有她陪着我。

(莉莉说,你昨晚做了什么梦?老实交代。
我说,没做什么梦呀。
莉莉说,那你晚上老抱我?
我说,有人在旁边我都抱,平时都是抱着熊的。
莉莉,你把我当熊了呀。)

宝宝应该在图书馆吧,她还在准备考试。明天或者后天就回家,不愿再等。

那年,那周末,我们偶尔在广场上吹泡泡,阳光下的泡泡,美的出奇。总忍不住想要将它捧在手心里,轻轻的触碰别破碎,似乎不曾存在过。犹如幸福。

垫着小白,靠在墙上,不会那么凉。史迪仔还是趴着,屁股朝着我。我委屈,它更委屈。

公交车重新开出了站台,快速驶开,将送别的人远远的留在了车后。阳光正好,暖暖的,却带着深冬的凉薄。

站台上还不断地增加着提着行李的人,送人者,被送者。是否早已习惯离别?

单纯的想要睡觉,才发现了无睡意。推开身前的书,却还想要读读它。帅哥的熊还未还,是否下学期来能够碰到?那只可爱的小熊,陪我度过了不真不假,不伤不悲的复习期。抱着它,有一种小小的愉悦感,如同……吃了糖。

喜欢糖,却讨厌它的腻。喜欢泡泡,却讨厌它的脆弱。
 

 
 

 
 
 
 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