瓶子羊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瓶子文汇

瓶子文汇

随风飘走的叶子

2014-12-17 15:57:56 瓶子文汇 人已阅
你一定会爱上他。爱上他的偏执,爱上他的野性,爱上他的自由。我承认我已爱上他。
你一定会爱上他。爱上他的偏执,爱上他的野性,爱上他的自由。我承认我已爱上他。
他,陌生又熟悉。陌生是由于我对他了解的太少;熟悉是因为他对现世的厌恶,对梦想,对人性,对自己的无限追求。
那时,能够很自然的说,我是一个真实的人。这时,我已不敢再说,只因慢慢走向虚伪。谁能够说自己完全真实?我不能够。
内心保持本真,却不断走向虚伪,处在矛盾的状态中;痛苦着,厌恶着,折磨与煎熬着。不舍得那份本真,又不得不拿起那份虚伪。这种痛苦是否如他面对月亮与六便士的艰难抉择?
我知道他不爱我,他也不爱女人。他的时代,他的世界只有男人。一个悲观主义的男人。他那样贬低女人,或是崇拜女人,终还是两个极端。
我爱他,不是因为他是男人。我爱他,爱他对梦想的追求,对自由的渴望。对放弃一切的对心灵的追求。
同样,我厌恶他不是因为他是男人。我厌恶他,厌恶他对女人的蔑视,厌恶他的无休止大男子主义。
我想,这是可以原谅的。不是因为他是天才。因为他童年中的阴影。就如同其他后来改变性取向的同性恋一样,他所追求的温暖与母性在他需要时未得到。
我也如此的无法原谅他。残酷,自私,无情,冷漠。
真挚中存在做作,高尚中蕴涵卑鄙,邪恶中尚存美得。现实本是如此。
人性是怎样的?性本善?性本恶?性本利?性本兽?人性的理想又是怎样?活着的理由是什么?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?
是否使命只赋予那么寥寥几人?是否生命本身带着使命而来?是否人生的意义是为了实现使命?
我的使命又是什么?我在寻找?我已知道。
尽管向远处去,深处去,向一个生疏的世界去……
风吹走了一片叶子,淡然的飘走……

还是想做一个真实的人,如他那般真实。外在的一切都如此不在乎,只求内心对梦想的渴望。

我一直羡慕他的勇气,羡慕他对爱情的追求。我是无法像他那样勇敢。我只能小心翼翼的爱着,走着,看着。我还会,还能够再爱吗?不知道。只明白现在要好好爱自己。

我无法像他那样不顾一切的去放弃。我该如何是好?我所爱的人……

文章评论